四川留学生三个月接连经历疫情地震山火,背着毕业学位证连夜撤离


在介绍了“罗斯福”号疫情的基本信息后,这篇报道话锋一转,引述了一位名为简·范·托尔专家的观点:“(‘罗斯福’号疫情)最好的解决方案,是让水兵们集体感染得病、痊愈,随后在整个舰上形成群体免疫。”

在报道结尾,谈起“罗斯福”号前任舰长克罗泽尔时,托尔认为“舰长对保护部下有道义责任”,但他坚持认为“备战必须放在第一位,对于部署在西太平洋的军舰而言,应当时刻保持纪律,即使有官兵生病,也要随时准备作战。”

更让人吃惊的是,说出这番怪论的托尔也不是“纸上谈兵”的象牙塔专家,据他任职的美国海军研究机构介绍,托尔在从事军事相关研究前,曾在美军三艘军舰服役并担任领导岗位。

托尔认为,舰上官兵大多是19-20岁的年轻人,“新冠病毒对年轻人的破坏力很弱,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感染了”托尔表示。

不过,报道后文还是点出了这位“专家”最真实的想法。

据报道,爱尔兰总理府办公室发言人表示,瓦拉德卡总理已在上个月重新注册,并向健康服务管理署申请在自己专长的医学领域工作。

图片截取自《星条旗报》官网

难以想象,一个曾经和一线官兵共同生活工作的人,居然敢这样“慷他人之慨”,呼吁拿官兵的生命安全去尝试他的所谓“理论”。

日前,阿根廷政府宣布将以家庭为单位向民众发放补助金,有1200万阿根廷人申请了这项补助。从6日起,民众可以上网查询申请是否获批,符合条件者可在四月下旬到五月上旬获得1万比索(约合1093人民币)的一次性补助。

托尔鼓吹“群体免疫”的理论依据,不是什么科学研究结果和专业数据,而是纯粹的政治目的:维护美国在南海的霸权。